鸣鸿传_杨宝玮_午夜凶铃:曾参加联合军演!

文章来源:逐浪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0日 16:56  阅读:6277  【字号:  】

晚上,她来问我借电灯,我问她:你要写什么?她迟迟不肯回答我,我想着只要她告诉我,就借给她,不知道怎么了又扯到灯的话题上。她非要说我弄坏了她的灯,我很纳闷我什么时候用过她的灯,我自己又不是没有灯,原来她的意思是我把她的闹钟弄坏了。我就回答说:我只不过是把你表的边框弄坏了,用透明胶粘一下就没什么大问题了。她说:我还是看在同学一场的面子上,没有让你赔。我愣在那半天没说话,原来这是她对我的包容。后来我想了很长时间,其实这事是我对不起她,如果换做是我,我也未必能这么大度。

鸣鸿传_杨宝玮_午夜凶铃

可是,又有多少人能经得住生活的捣磨,扛得过苦难的历练,忍得了痛苦的折磨? 在捣磨的过程中,轻言放弃的,变质腐坏的,粉身碎骨后无法重生的……比比皆是。

我说真的不是我撞得,可那个老人不相信。这是有一个人说:老奶奶,真的不是他。这时候那个真正的凶手来了,他说:不是他是我,刚刚我有急事就没又来急说对不起,老奶你没有事吧!老奶奶说:对不起,小同学我老眼昏花看不清东西所以把那个人看成了你。

吃晚饭时,妈妈还是开了口。无非又是周末又要让我参加什么考试之类的。是啊,除了这些被我拒绝和讨厌的考试,还有什么能让妈妈欲言又止。那原本盼望有个轻松周末的一丝愿望也破灭了,我早该想到的。我仍然埋头吃饭,耳边是妈妈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大道理。我抬头,看到妈妈期盼的眼神和爸爸无奈而闪躲的目光,所有的抑郁、抵触、烦躁和无奈,最终只化为一声麻木的好。我再次沉默,妈妈也再次沉默。冰冷再一次蔓延,我心中的冰墙又加厚了一层。那些以往的温暖从我的心中一点点抽出,隔在那道冰墙之外,离我越来越远。

岁月无情的在他曾青涩稚嫩的脸上留下永恒的印记,这个印记,关于成长,关于抉择,关于得到,关于失去……

突然,我又回到起初的大商场,车夫对我说:怎么样?未来不错吧?我并没有回答车夫,因为我感觉到我快要离开这个未来的世界了,晚上车夫为我搭了张床,我躺在床上,看着辽阔的天空,渐渐的,渐渐的,睡着了。

可是我借了他笔以后,我就开始后悔了。为什么?因为,他一会儿咬咬我的笔头,他一会儿拿我笔拆开玩。我再发誓,我以后再也不借他笔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侍谷冬)